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四六一章 教务

作品:美女赢家|作者:灵宇|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7-01 08:23:23|下载:美女赢家TXT下载
  星期四一早七点过,杨景行正在耍宝,听见开门声连忙放下大铁坨子小心观察,然后就看见何沛媛鬼鬼祟祟从玄关过来。

  不期而遇得有点尴尬呀,两人面面相觑,然后还是何沛媛跺脚撒气。

  杨景行也反应过来:“干嘛?”

  何沛媛想了一下:“你又不反锁!”

  “几点?”杨景行还得拿手机确认一下,笑:“突击检查?”

  本来生气着的何沛媛就有点嘻:“就是,有没有人!?”

  杨景行就朝楼上生气命令:“快躲好,我老婆回来了。”

  何沛媛笑得更咬牙了:“谁你老婆!?”

  “媛媛老婆。”杨景行很主动:“走上楼检查。”

  何沛媛可不上当,缩手又要没好脸色了:“想吃什么?”

  杨景行咦嘿嘿。

  “真的。”何沛媛很怕被误解,真诚说明:“本来想直接去买菜,看一下你没锁门就在下面买,锁了我就去菜场,下面开门了我看了。”

  杨景行双手穿到女朋友胳肢窝举起,换个角度观察:“这么早来做早餐?”

  何沛媛不是赵一一,没那么喜欢这种活动,笑得有点难受:“别弄……”

  杨景行惊喜大发现:“媛媛也有双下巴?”

  何沛媛这下是真不干了:“下来!”

  杨景行就放下来变成拥抱:“好老婆。”

  没用,原则问题必须讲清楚,何沛媛喝令臭无赖自己模仿被举起来后还要使劲低头讲话的状态,你能没双下巴吗?一身臭汗别碰我!洗澡去!

  好,洗澡,杨景行抱起女朋友就上楼。何沛媛也是认真推拒了几下的,无奈女孩子实在娇弱……

  八点过出门去吃早餐,何沛媛嘴巴噘老长。真是越想越气,她设了闹钟六点起床看了短信后就直接起床打车到国际名园,也是可怜某人昨天凌晨四点才到家。谁知道有些人根本不值得同情,还把自己一片好心恩将仇报。

  为了让臭无赖多睡一会,何沛媛的打算是如果门反锁了她就去大市场买菜,然后八点再打电话叫门的。八点,八点恐怕人都走了吧,气人!

  最严重的,身体在于运动更需要保养呀,你倒好?挺能折腾啊!姑娘肠子都悔青了不该一时心软,今晚无论如何必须绝对要安安分分好好睡觉。

  杨景行没啥问题的,走在浦音校园里根本精神焕发嘛,回应师弟师妹的都是阳光笑容。还有同学问四零二什么时候开课,杨景行就展望着下学年会尝试着给附中同学上上小课吧。

  不过像钢琴系今天这种由路楷平亲自电话通知的教务会议杨景行还是得参加,也就一个月一次吧,肯定还是一些重要务实内容能指导艺术中心的工作。

  今天更是盛会,没出差的教授老师和行政都得来,包括别的部门和专业在钢琴艺术中心的兼职,三十多号人呢,所以要到学校的大会议室举行,一圈就能坐下一多半了。

  杨景行算是到得早,可以到师姐旁边找空地,不过也不需要基础课老师让左边,右边也一样。

  张楚佳真要刮目相看:“记笔记了,进步!”

  杨主任还会着呢,二郎腿一翘本子往膝盖上一搁,做出举目会神聆听的样子,笔头再点一点。

  同门丢人自己脸上也未必有光,张楚佳就讲点八卦吸引旁人的注意力:“格林准备出自传?”

  杨景行羡慕呀:“估计还没排头都全球传播了,不出怎么对得起自己。”

  张楚佳就幸灾乐祸:“这次跑不掉了?高调一把?”

  杨景行从容:“我跟他说希望我的方式能更好地体现彼此友谊,聪明人一点就透。”

  张楚佳真是叹气:“你就玩吧。”

  基础课老师没太听明白,问:“什么意思?张老师。”

  “杨主任意思……”张楚佳都说不出口:“他有天大个面子!”

  基础课老师学术认同:“本来就是。”

  被师姐转眼珠子那么一看,杨景行的大面子就要挂不住了,换个话题:“去看一一没?”

  张楚佳自愧不如:“没你那么早过……”

  路楷平也没压轴出场,不过他就不能随便坐了,走到主位了先看看人员情况:“……我们等等卫教授,杨主任艺术中心人都到了吧?”

  杨景行点头:“差不多。”

  “你过来。”路楷平怀疑:“你那里说话别人怎么听?”

  李迎珍又不在,杨景行谁都不怕微丝不动,只是大声了些:“听得见。”

  三十多号人都不说话,不过一部人好像是用视线表示听见了,还有一些的表情好像是听得不太清楚。

  路楷平表情就有点不耐烦,好在也还没坐下,只需要拿起文件夹就举在胸口就朝杨主任那边去,看样子很像老师要抽不听话的学生了。

  张楚佳小声嘀咕谁:“害人。”

  走到杨主任旁边,路主任原来是有事情要商量:“汉诺威音乐学院发了一个邀请函,前天,谭主任跟那边核实了一下没问题……”

  这事杨景行知道,但他还是点头听着,并且站起来似乎想用身高压领导。

  坐在杨景行右边的是钢琴艺术

  中心主管艺术实践的张老师,其实本职工作是在校艺术处,她起身让出了舒适的旋转椅:“路主任坐。”

  “好。”路楷平挺不客气,都是为了工作:“德国的事情张老师办是最合适的,你看有没有时间和张老师一起跑一趟,辛苦点。”

  杨景行好为难的表情:“我又不会德语……”

  路主任的椅子一转就背对杨主任了,给小年轻示范一下领导该怎么样讲话:“今天的会很重要,请大家予以高度重视。过去的一年,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取得了不俗的令人瞩目的成绩。但是今天要说的不是这些……”

  看吧,领导这一深沉转折,表情一凝重,与会人员果然全部都是高度重视的样子了。

  路楷平边巡视边思考:“因为我们做得还很不够,我知道也有同事议论,学校和系里是不是太保守了,很多工作只能说做得不温不火,没有积极开拓进取的精神,甚至有时候没有把握一些重要机会,没有合理利用宝贵资源,像这样的观点,我认为很对!”

  领导是要自我批评吗?同事们都凝重起来。

  路楷平的停顿是为了:“但是也不对。”

  领导怎么说都是对的,大家认真听就行了。

  路楷平语重心长:“老话说欲速则不达,也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们做教育工作要有长远打算,要计较的不是一个学年一个学期的得失,切忌急于求成。这一点,在过去的两三年里,从系里到学校到上级部门领导之间,都是有共识的。恰恰是因为机会和人才的来之不易,我们才更加珍惜更加谨慎,要更周全更缜密!”

  对对,你说的都对,都有同事点头了。杨景行也没开小差,不过本子和笔就完全是摆设。

  路楷平忧心呀:“我们要做新的工作,想突破要进展,内部该怎么协调?外界会有什么反应?国内怎么看国际怎么看?我们怎么去应对?”

  是呀领导不容易,都有同事向路主任行注目礼了。

  路楷平举起一根手指强调:“机遇和挑战是共生的,面对机遇,我们的队伍能不能迎接住挑战?我们绝对不能搞机会冒险主义,而是要一步一个脚印!”

  感觉这不太像一个艺术院校的教务会议,可与会人员又都挺入戏的。

  路楷平又点题:“为什么说今天这个会很重要,是因为现在我们可以下结论了,因为过去的这两年我们用事实证明了以点带面的策略是切实可行的是非常成功的,证明了我们这个队伍是能够担起重任的。在一系列的实践考验中,我们全体同事尤其是年轻同事都有很出色的表现,这一点杨主任也是高度认同的。”

  杨景行点头。

  对嘛,面子是互相给的,路楷平就:“当然我还是要说一句,感谢杨主任,啊,他所做的这些突出贡献,我也只能这么说,不用我说大家也明白。同时我们也要恭喜杨主任,是吧,取得了国内国际的全面认可,高度赞誉,实至名归……”

  系主任带领大家热烈鼓掌,张楚佳都拿出认同表情。杨景行没嬉皮笑脸了,只是微微低头不好意思。

  路楷平似乎不想听太多掌声:“请杨主任讲话。”

  杨景行抬头,好像没什么意思。

  卫教授不准年轻人耍赖:“要讲,有什么想法对大家有要求,今天工作一定要谈的!”

  大家都挺支持卫教授。

  杨景行总得想想吧:“……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讲的可能是教育的理想价值,不过我现在感受更多的是现实价值,浦音教的知识和为我创造的机会成就了钢琴家作曲家,教授老师同学们感染的浦音价值观成就了钢琴艺术中心,要说我现在的想法其实就是回馈学校和老师们以更多现实价值,继续努力吧,谢谢老师们继续关心支持。”

  什么意思呀?这同事们鼓掌都有点没底甚至犹豫。

  同为主任的路楷平就很确定:“杨主任讲得非常好,掷地有声,我们也一定要全力支持杨主任的工作。今天这个会很重要,但是好像开得比较平淡比较简单,为什么?因为学校和系里都希望在接下去的工作中我们继续保持扎实稳健的作风,一定要戒骄戒躁,我相信杨主任也是这个意思。别人是雷声大雨点小,我们要相反……所以就不说其他的了,谈工作!”

  这次大家是真鼓掌。

  出乎不少人意料,路楷平提出来的几点听上去还真都是大动作。首先是随着专业教师队伍的不断增强,比如陈群冠将在下学期担任专职教师都不是客座,原来一成不变的专业小课形式已经不太利于充分发挥师资力量,现在有两个改进方案供大家商讨,一是探索一定程度的交叉授课,二是开展小组课模式……

  二是学生改革成绩管理,原来为了期末而期末的考试形式虽然不会对少数尖子生造成影响但却不能充分调动更多学生的主动性,现在的学生跟十年前很不一样了,而且还有留学生的加入……

  三是加强科研管理,狠抓课题和论文质量……

  四是加强国内外交流管理,不能再在自己或者别人的面子工程上浪费资源,要交流要活动就要有实际意义,说难听点就是要有好处……

  五是钢琴艺术中心的职责明确和自主管理,当然了,为了让艺术中心的工作更好地开展,学校的

  建议是原来的兼职都改专职,杨主任和各位同事有没有意见?想留在原部门是可以的,自愿原则……

  路楷平提醒同事们,钢琴系可要发挥好带头作用呀,如果这些改进措施在钢琴系取得成功可是要全校推广的,所以钢琴系内部要以点带面,出去了就要以面带全的,所以大家有什么看法?

  杨景行就像是第一次听见一样也被这些大刀阔斧意外了一下,一时半会讲不出什么看法,还是得教授们带头。

  等别人讨论出点头绪后,杨景行的思路也慢慢开始活泛,反正李迎珍也不在,他就羡慕师起弟师妹们来,各位教授各有专长,他当初要是有机会得到更多深刻指导,说不定更早走上钢琴家之路。

  会场里哈哈一笑,好,那以后就开展小组课的模式吧,学生之间更多交流,老师也互相多沟通,很好。

  十一点多散会的时候路楷平是春光满面,谢谢大家。今天这个会议太成功了,不仅几点提议全数全票通过,同事们上到教授下到辅导员还踊跃提出自己的想法建议,大家展开了热烈充分讨论收获许多宝贵共识,浦音多么难得见到这种团结一心为教学的景象。

  不过也有些人只是表面笑呵呵,张楚佳一回头就怪师弟自己跑得快却不帮自己拦一下,她哪有时间去汉诺威呀?

  杨景行惊喜:“怎么?准备喜事了?”

  张楚佳义气呢:“准备了能少得了你……祝小眯有压力,哈哈哈!”

  杨景行也好笑:“才认识刚了解你?现在有压力了……我觉得还没原来青春靓丽了。”

  “我稳重为人师表,更添魅力。”张楚佳自信着呢,又讲实话:“虽然我不觉得是什么好事,但好事还是分别人一点。”

  “我们也没占全。”杨景行不贪心:“谁要往琴前一坐说自己比张老师更镇得住,行,你们去。”

  张楚佳还自责:“练得越来越少了,上周不到十个小时。”

  杨景行表扬:“比我勤奋多了。”

  张楚佳忙着呢:“有多远滚多远!”

  杨景行脸皮厚:“请你和祝老师吃饭。

  “这还差不多!”张楚佳很不得了,又陪个笑:“你打电话,就说他没空我就不想去。”

  杨景行简直震惊:“我有这么大面子?”

  张楚佳苦口婆心:“所以女人比你们想的好多了。”

  分头都回办公室做了下样子之后再碰头,变成情侣俩等杨景行。祝老师真是稍稍微笑就没了眼睛:“杨主任。”

  张楚佳也语气也没那么好:“别丢我的人。”

  杨景行说明:“早上系里开会师姐很给面子,贿赂一下。”

  祝老师点头好笑:“听说了……”

  都不是什么讲究人,就近随便吃点,主要是聊聊天。祝老师也不是那么好欺负,被女朋友针对几次后就跟杨主任爆料张老师私底下苦练《友谊变奏曲》呢。

  张楚佳赌咒发誓,也就是无聊的时候瞎弹两句,别说苦练了,都没怎么正眼瞧过。

  祝老师更透漏,自己给学士讲课之前还请教张老师了,张老师可是一语中的呀,《友谊变奏曲》最大的艺术成就就是让人想弹,让人想弹的难才是真的难。那为什么这首曲子那么折磨人又让人忍不住去弹呢,因为曲子把握住了钢琴家的脉门……

  杨景行都相信,以张老师的水平扫一眼谱子就能掌握十之八九了,不需要真的上手研究。

  张楚佳说明自己不去碰曲子也是还在乎多年的师姐第感情,可以想见现在世界各地有多少专业选手在苦攻这首钢琴艺术中的渣滓,或许他们也会觉得自己略有所得而沾沾自喜,但是万一哪一天听到了作曲家自己的演绎,他们会怎么看待作曲家呢?所谓恼羞成怒过犹不及,当然只会用“人渣”二字形容这种损人利己沽名钓誉的败类。所以为了所谓的业界认同赞誉,张楚佳建议奇葩赶快跟这首曲子划清界线,以后再也不公开弹奏为妙,不然就是琴界公敌。

  张楚佳也不全是开玩笑,她就有点担心安馨会跟《友谊变奏曲》过不去,所以还在电话中沟通提醒过安馨不要有师承压力。喻昕婷应该就还好,她不会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的。

  说起技术这回事,杨景行认为自己所见到的极限大概就是刘思蔓在音乐会上的那一段即兴了,说他当时听得快心律失常了,肯定是因为刘思蔓当时的情感也到了极限吧。

  祝老师也是关心这事的,也叹息,好在听说教培中心也顺利转让了,希望年轻人好好享受接下来的生命吧,该吃的吃该玩的玩,也别顾忌那么多了。

  听说刘思蔓准备陪男朋友去日本而且过几天就出发了,张楚佳就又想起喻昕婷,她去年在日本待了不下两个月吧,今年估计更多,只是元宵之后就没联系了,不知道现在在不在那边,要不要问一下?

  杨景行觉得没必要:“也不需要帮什么忙,就两个人挺好的。”

  张楚佳还是偏心自己人:“要让她知道他们过去不联系她……女人比你们想的小气。”

  杨景行管不了那么多:“安馨现在在哪?”

  张楚佳也不是很清楚:“欧洲……以前没看出来,她很会跟老外打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