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七百二十四章 期期艾艾

作品:三国骑砍|作者:中更|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8-02 00:05:05|下载:三国骑砍TXT下载
  约两天后,邓艾带着谯王曹林来长乐坡见田信。

  邓艾麾下那恐怖的五千余骑,在过潼关时就解除武装,北府制式的铠甲、兵器入库贮存,那五千骑大军也就化整为零,带着赏赐返回家中。

  就连邓艾直属的那一个营的宿卫,这次也集体休假,回家与亲人团聚,享受享受秋日收获的季节。

  即将面见田信,邓艾难免忐忑……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

  河内局势的变数就是他,他选择保守、稳重行事,可以说是错过了很多机会。

  比如敌国大将军曹真……他是有机会正面击败,甚至擒斩的。

  忐忑不安的何止是他,曹林也感到紧张。

  自己跟秦朗不一样,秦朗出入关中就跟回家一样;也跟曹芳不一样,田信及北府感慨、敬重曹彰,自然愿意保全、维护曹彰唯一的血脉。

  所以曹芳实际被关姬抚养,与田信的两个儿子是乳兄弟关系。

  今后曹芳公爵、王爵是不可能有,怎么也能获得一个丰厚的侯爵封邑。

  他们等待期间,田信正翻阅邓艾之前上奏的迁移人口名单;这是温县、轵县、河阳三县跟随邓艾迁回关中的士民,里面有头有脸的人物自有一份名单。

  很不巧,司马懿的妻子张春华、次子司马昭被邓艾堵了个正着。

  目前司马懿春风得意,为国分忧一心扑在军事上,跟张春华也是聚少离多,所以目前只有这么两个儿子;远不如他父亲高产。

  留在温县的司马一族几乎被打包了,就连魏国河南尹司马芝的家属也被邓艾打包带走。

  司马芝是魏国当下少有的能吏,魏国方面值得提防的能吏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多。

  自杜畿督造战船溺死后,与杜畿齐名的能吏张既被马超弄死;余下能吏里,最值得挖角的就是司马芝,次于司马芝的能吏还有时苗、郑浑。

  至于颍川四大名士之一的河东太守赵俨……这个人做下的事情,魏国人尚且不齿,更不可能受到汉室朝野的好评。这是个自绝于汉室的人,已经失去抢救的必要。

  现在邓艾打包带来司马一族,却给田信一种司马氏刻意营造的感觉。

  张春华、司马昭母子是作为人质留在邺都的;曹丕被邺都驱逐时,这母子俩就跟着跑了。

  站在曹丕立场,从各方面考虑,带走、保护好这对母子,是一种必然选择。

  可这母子两个又顺路跑回温县处理家产,结果被迂回绕击的邓艾堵在温县,跟着温县士民一起降了。

  这很奇怪,到底是司马一族刻意的,还是不小心、运气不好,被邓艾堵住?

  又拿起邓艾的奏报研究邓艾的行军路线,邓艾通过轵关后,并未直接沿着驰道向正东的野王县进击;而是分兵向南直扑河阳,并烧毁河阳津。

  之后这支军队迅速向东北野王县进发,行军途中必然经过温县。

  所以,温县是在一种懵懂状态中被围,属于迫降。

  可以排除司马一族设局入汉,这只是司马昭母子运气不好,恰好被邓艾迂回烧了渡口、断绝生路,属于没地方跑,只好困在城里,迫于威势而降。

  虽说能排除司马一族设计入汉的嫌疑,可那终究是司马昭。

  十四五岁的年纪,性格、认知已经大体成型……哪怕还有改进的余地,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可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用司马昭,可以给司马懿一个投降的理由。

  但幽云六镇这股势力已经有割据的潜力,在司马懿的节制下,用心经营,极有可能发展为一个完整形态的‘高句丽’。

  文化上也有融合唯一的可能性,这是区别于传统、也跟自己不一样的一种新文化。

  放任这股势力发展,有可能发展形成一个新的种族,有自己独特文化的族群。

  所以不能和平接收,必须肢解、拆散幽云六镇这个复合的集体。

  何况,以司马昭的重要性,朝廷为了拉拢司马懿,肯定会想办法从自己手里拉过去。

  只要老丈人想拿走司马昭,那肯定就有办法。

  心中做了决定,田信才见邓艾、曹林。

  就如传言中说的那样,曹林可以用面如冠玉、气质清爽来形容,难怪很受曹操、曹丕的喜爱,予以谯王封号。

  谯王,这在曹魏意味着什么?

  就连杜夫人,正式的身份是‘谯王太妃’,在所有曹操的夫人里,她的地位仅次于皇太后卞氏;高于曹冲、曹宇的母亲环太妃。

  曹林也勉强壮着胆量观察田信,没敢仔细看田信的容颜,大致符合他听说的隆额特征,以及清严的轻质。

  “臣……艾……艾……艾……”

  邓艾郑重施叩拜大礼,心中演练无数次结果还是卡住,又有外人在场,急的脸都憋红了。

  几个当值的侍从有人见状以袖遮住口鼻轻笑,田信见邓艾以额头重重磕在木板地面,就握着合拢的折扇轻敲一侧的木地板,驱散厅内笑声:“高祖有贤臣汾阴侯周昌期期不能语,期期不奉诏。我也有能臣如士载,艾艾不能语,却能为我分忧、做事。”

  邓艾这才抬头,急的眼睛都红了。

  一个形体、容貌有缺的人,是缺乏威仪,在天人感应的认知环境里,遭受抵制、打压实属正常。

  也就田信这里有断腕的重臣,不以形体残缺为限制。

  见邓艾这模样,田信就说:“所谓善战者无赫赫威名,说的就是士载河内之行。我十分满意,南山书院八月招募学员,士载可愿去书院做一个教授?”

  “臣领命。”

  邓艾顿首,收敛情绪,去书院做一段时间的讲学教授,即是为新的军吏启蒙,对自身来说也是一个很有必要的学习过程。

  北府上校军阶以上的高级军吏,都有这种经历。

  南山书院经过一年草创,已经趋于正规。

  至于谯王曹林,田信这里没什么好说的,例行几句客套话后,就给了一道通行文书,准许曹林去扈侯国探望曹芳。

  看过曹芳之后,田信准备把这个麻烦丢给老丈人。

  这终究是敌国的亲王,封号之重仅次于太子,与齐王、秦王的封号一样沉重。

  这样的俘虏,可是汉室开国以来第一个。

  至于曹植,入汉时并未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