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38章 还做过别的

作品:世子殿下难伺候|作者:南屏枫丹|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6-30 14:13:11|下载:世子殿下难伺候TXT下载
  分明是墨长决趁人之危,还自我感觉良好,随随便便就把陆云瑶欺负了。

  她又没有那日马车的记忆,哪会觉得这是寻常,没直接打他一巴掌,算脾气很好。

  墨长决尴尬地直搓手,在她的眼神之下,更觉得自己是个罪人。

  他遍寻着理由,好不容易才想到个借口。

  “你还记得那日在马车上,你对我又搂又抱,又亲又摸的,我还以为你愿意,这才没问你,就唐突了。”墨长决干巴巴地道。

  虽然这样说会导致等她想起所有事情,反应更加强烈,可现在也顾不得了。

  因为刚才陆云瑶气得眼眶红了,眼泪几乎就在眼眶打转,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墨长决最是受不了她哭,一看见这个样子,自责不已,连忙随便找了个借口,先稳下来再说。

  先哄好这次,以后再等以后再说。

  他也是破罐破摔,债多不压身。

  陆云瑶听他这么一说,也想起那日醉酒后唯有的几个片段记忆,眼泪硬生生被吓了回去。

  他不说,陆云瑶自己都要忘了,自己也曾对世子那么不庄重过。

  她的脸顿时被憋红了,好一会儿才解释道:“那,那不是云瑶喝醉了么,做不得数的,而且,也没有又亲又摸……”

  又搂又抱,勉强承认了。

  想起来,她脸上像是被烧,害羞地连脖子都染上红色,真个人都不自然起来。

  虽是这样说,可陆云瑶哪是这样想的,她觉得自己简直太不像话了。

  明明那日在马车上拼命撩拨,自己却不知道,清醒了之后反倒距世子千里之外,纵然是她自己,也觉得不大妥当。

  像是又当又立,刚刚她还义正言辞声讨世子,现在却像蔫了的小白菜,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好吧,是她的错,她先开的头,呜呜呜呜好丢脸,她刚才的话,就像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一番。

  陆云瑶自责不已,低下头,喏喏道:“是云瑶错了,殿下恕罪,不过云瑶那日真的不是有心,不是有心要占您便宜的。”

  墨长决本来只想哄她别哭,见她低下,一副低头认错的模样,反倒觉得是意外之喜。

  她这小脑袋怎么长的,醉酒之后的话语本来就做不得数,充其量被人称作笑谈,她竟然还当真觉得是自己的过错,真是可爱又天真。

  墨长决都有点不忍心了,自己岂不是在欺负她。

  但不得不提,欺负她的感觉也太好了,成就感爆棚。

  墨长决故意沉声道:“既然你已经知错,本世子就不追究了。”

  面前的少女明显松了口气,露出点喜色道:“多谢殿下。”

  他大喘气,后又道:“不过做错了,是要付出代价的,你既然那日那样对我,我自然也要还回来,不然本世子的便宜,岂不是被你白占了?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陆云瑶听得发懵,还能这么算的么?

  她小心翼翼看着世子,小声道:“殿下,这是否,有些不妥?”

  哪有被占便宜,还要还回去的啊?感觉怪怪的,而且与男子亲密,总觉得不论如何,都是她吃亏。

  世子难道是在套路她?

  墨长决脸色变了,“你莫不是以为我的清白不重要?我身为平西侯世子,身份尊贵无比,还没娶妻呢,就已经被你占去了便宜,以后哪还敢娶亲?你不得负责?”

  他没说一句,就走向陆云瑶一步,声声逼问,直接将人逼退在假山壁上。

  陆云瑶再一次靠在了假山上,这回脸上满是惶恐。

  怎么办,世子这么一说,她还觉得挺有道理的。

  她艰难问道:“原来男子也是如此娇贵的?”

  “怎么,”墨长决不满,“你重女轻男?男子就不能有清白了?你不能身为女子,就总觉得女子是弱的那一方,那日在马车中,我还不是脆弱地被你占尽便宜?”

  陆云瑶被他说得脸红心跳,她尽力想要忘掉那些记忆,架不住世子总在她耳边提醒,她一想起来便要自责,可也觉得不完全是她的过错。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瞪着眼抬头看世子,“那殿下力气那么大,若是不愿意,明明可以推开我,为何要忍着?那岂不是,岂不是……”

  她说不下去了。

  那岂不是,两情相悦?甘之如饴?故意享受?

  陆云瑶闪动着眼神,完全说不出,她要脸。

  奈何墨长决不要,脸皮是什么,关键时刻完全可以没皮没脸,照样嚣张。

  他笑了一声,俊美的少年闪烁着自信的光芒,很是耀眼。

  “我是力气比你大,那又怎样?”

  墨长决嘴唇一张一合,陆云瑶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听他说:“我是能推开,但你自己主动投怀送抱,我愿意都来不及,推开?笑话,我是那等有便宜不占的人么?”

  陆云瑶:“……”

  她被世子的不要脸行径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她知道世子一向不要脸,可没想到他竟然这么不要脸。

  失声了好半天,陆云瑶才恍惚道:“殿下,您可是在当着云瑶的面,这么说真的好么?”

  委婉告诉他,要点脸吧。

  墨长决低下头,盯着她光滑白嫩的脸蛋,很想在上面亲一口,奈何不能这么快下嘴,只得遗憾移开视线,得意笑笑。

  “美人投怀送抱,脸皮不要又如何?”

  陆云瑶这下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她软乎乎瞪了世子一眼,好像在说,你厉害,我认输。

  墨长决伸出手指,慢条斯理地摸了摸她的脸颊,感受到滑嫩的触感,眯着眼,好容易才止住手。

  他还嫌不够,直接给以后的自己挖坑,半真半假道:“你不记得便罢了,那日马车里,你对我做的远远不止这些,本来本世子不想看你日日自责,见你想不起来,便没告诉你让你烦心,今日却不得不说了。”

  这话听在陆云瑶耳中,不下于**的威力,她脑袋轰的一下,完全懵了。

  她仿佛听到自己极度震惊的声音,都变了音调。

  “怎么可能?!我还对殿下做过别的?!”